观察身边人用“反 差”
2018/10/16 10:55:24 来源:本站原创 编辑:梁彦
   分享到:

○沈石溪

  作家小档案

   沈石溪,作家,被称为“动物小说大王”,代表作有《猎狐》、《第七条猎狗》、《再被狐狸骗一次》等。

   《再被狐狸骗一次》,是我20多年写作生涯中,自己较为得意的短篇小说。许多读者来信和来电,都说是流着眼泪读完的。这篇作品之所以能打动人心,我觉得主要是“反差”效果起了作用。






  写作就像造山

   在写作中,反差是塑造人物形象的有效手段, 在反差中,人物会变得鲜活,形象会变得丰满。譬如写一个好人,虽然奉公廉洁,却因循守旧;譬如写一个坏人,虽然贪得无厌,却才气横溢。这样才能使人物有血有肉,凹凸有致。这也符合生活常理。在真实的生活中,绝对意义上的好人很少,绝对意义上的坏人也不多,大多是既有优点又有缺点的普通人。

   但我发现,有的同学写人物时,就很平面化:好人就是好人,坏人就是坏人。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尾,就像站在平原的一条直路上,一眼就能看到头,这会使人感到索然无味。有一句古话说,文章似山不喜平,这是很有道理的。写作,从某种意义上说,就是造山运动,把一段本来平淡无奇的生活,经过艺术构思,弄得波澜起伏,山峦沟壑(hè),曲曲折折,弯弯绕绕,这样才能显出美来。

   当然,运用反差手段,也要注意分寸。关键的一点,反差要协调,矛盾要自然,要让人觉得合理可信。不然的话,就会闹出东施效颦的笑话来。

  狡诈又忠贞的公狐狸

   在这篇小说中,公狐狸是个主要角色,开头写它的狡诈,如何用装死的办法,骗走了“我”手里的鸡。 但随着情节的展开,读者很快发现,这只狡猾的公狐狸却对家庭充满着责任心,是一个为了狐妻和幼狐不惜牺牲自己的好丈夫、好父亲。狡诈与忠贞,这两种反差很大的品性,却出现在同一个角色身上,会使人产生惊讶与感叹,引发阅读兴趣。

同时,在另一个主要角色“我”身上,也设置了行为与心理的巨大反差。开始时,“我”对狡诈的公狐狸恨之入骨,发誓要以牙还牙。但后来,“我”明知公狐狸再一次行骗,却心甘情愿地再被骗一次。 由仇恨到怜悯,由杀戮到呵护,这种行为上的反差,心理上的转折,自然会吸引读者一口气看下去。

     “反差”是什么

   你看,所谓“反差”,就是前后有矛盾、前后 不一致,就是在塑造人物时,运用两种以上不同的“色调”。假如在一张白纸上,再画上白的或近似白的颜色,画得再好也是白搭,显不出什么来。假如在一张白纸上,画上黑的或近似黑的颜色,便会产生 强烈的视觉效果。

   试想一下,我写《再被狐狸骗一次》时,如果没有考虑到人物的反差,艺术冲击力肯定大打折扣,绝对不会有催人泪下的效果。

   反差就是对比,反差就是摩擦,反差就是碰撞,自然而然会闪耀出艺术亮点。

 

澳门永利官网网址